神凰之火

神凰之火

更新时间:2021-07-23 11:41:51

最新章节: 新的起点新的征程。楚云召唤出董长空之后,详细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,董长空是董家的长老,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比普通人多一些,但也很有限,毕竟董家之前一直还没有得到小世界古武世家的认可。据董长空介绍,这个世界的十几个门派大致分为两大势力,分别是道教和西方教,道教又有各大小门派,西方教也分为佛教和上帝教,平时

第六十八章 夜探锁龙井

夜,很安静,但不平静。

楚云在床上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走到窗前吹吹风,夜色里的惊龙胡同显得格外的寂静,楚云看着那口路中间的那口井,这几天他也或多或少听说了关于那口井的传说,或许里面真的有龙也说不定。

正所谓破而后立,当陷入困境的时候就想着改变,变则通。

于是楚云一跃从二楼跳下,直接落入那口锁龙井中,而在楚云落下的瞬间,胡同口处密切监视这边的一个黑衣人突然惊疑一声:“什么东西,难道是我看花眼了?”

一旁的队友问是怎么回事,但他也说不准,领导又不让靠近,最后只得说是自己眼花,不然又能怎样,这样的夜里他可不想上前一探究竟。

楚云一跃落入井中,发现这口井非常的浅,只有两米左右,但是楚云在落地的时候听到地面传来咚咚的声音,说明下面应该是空的,楚云从空间石中唤出青萍剑,一剑刺下,发现地面果然是空的,连续刺下几剑,地面露出一个大洞,楚云随之跳下。

大约过了十秒钟楚云才重新着地,看这高度大概也得有一两千米吧。

井中的四周都是黑的,好在楚云有天眼可以夜视,只见这口井连同着狭长的一个地道,而那条粗大的链子就是从这个地道深处延伸上来的,楚云顺着铁链走进地道中。

地道很长,就在楚云小心翼翼的沿着铁链走的时候,地上面天已经大亮了,徐蔚蓝按照往常一样第一个起床,开了一天的忙碌,第二个起来的是赵老爷子,冰清也在店里住下,但是她可不会这么早起床。

赵老爷子在后院打了一套拳,这是楚云交给他的那套拳法,修炼的效果非常好。第三个起来的是小老头,其实大家不想叫他这个外号,但是他就是不告诉大家他的名字,还执意让大家叫他小老头,说起来还真是奇葩。

小老头起来后就去后院照顾药草,楚云从昆仑山回来后把一些还能种植的药材移栽到长春树周围,而小老头每天除了看病就是来照顾这些药草,这些药草都很珍贵,他很好奇楚云是如何带来了这些草药的,要知道楚云来的那天他也在场,他可以确定楚云是两手空空的回来的,这件事又让楚云在他的心目中的形象神秘几分。

第四个起来的不良,他在这里住下后就和小老头一起看病,与其说是看病,不如说是算病,小老头在那里诊断,而他则在一旁推演,再加上楚云配置的特殊神药,一般的绝症都可以治愈,这让随意楼的名声越来越大。

第五个起床的是靳会芳,但这时候已经都是日上三竿了,同时也说明随意楼到吃饭的时候了,而靳会芳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赵冰清也从床上拉起来。

“哎呀,芳姐姐,别拉我,我就还一个多星期就开学了,你就让我多睡一会吧。”

“小孩子家睡什么懒觉,你云哥哥早就起来了,现在正在楼下等着你吃饭呢。”

“真的吗!”

赵冰清一听到她的楚云哥哥就来了精神,也不赖床了,迅速穿好衣服跑到楼下,但楼下空旷的大厅并没有看到她的楚云哥哥。

靳会芳这时也跑了下来,没看到楚云她也有点不好意思,赵冰清气呼呼的瞪着她又返回楼上,靳会芳则悻悻的跟在后面,二人来到书房,没有人,来到楚云的卧室,还是没有人,这时徐蔚蓝正好上来二楼。

“徐姐姐,云哥哥呢?”

“我也正找他呢,你们没看到他吗?”

“是的,一楼二楼都找了,没找到他。”

“这可怎么办?”

“怎么了?”靳会芳一看徐蔚蓝着急的模样觉得有事情,便问道。

徐蔚蓝着急的把事情原委说了一下,原来随意楼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厨师,所以从一个五星酒店挖过来一个大厨,但今天那个大厨突然说辞职不来了,现在马上就要开业,随意楼的门外现在都已经排起了长队,如果没了大厨,今天的生意该怎么做呢。

徐蔚蓝一听很是气愤,说什么也要去找那个大厨的麻烦,但眼下的事情更为重要,所以在徐蔚蓝的劝说下靳会芳才消停下来,然后开始想办法,思来想去还是得找她二哥帮忙。

电话接通,靳二哥懒洋洋的声音响起,但是被徐蔚蓝一阵数落立马精神起来,当听到要借红星酒庄的大厨时,靳二哥陷入两难境地,靳家现在已经明令禁止靳家的人和随意楼有瓜葛,靳会芳是个例外,如果不是靳老爷子偏爱她,她也不可能这么大胆子来楚云这里。

最后靳二哥答应帮忙找个厨子,但不是红星酒庄的大厨,至于水平如何就不能保证了,靳会芳说只要是个厨子就行。

不一会靳二哥来电话说找到了,开饭店的一个厨子,一天五百,人家临时来帮忙,就这样随意楼总算能正常营业,但厨子的事情需要赶紧提上日程,徐蔚蓝着重开始留意厨子的人选。

开张的时间一到,靳会芳打开随意楼的大门,开门的一瞬间,呼啦一群人涌入大厅,然后开始点餐,生怕来晚了就吃不上一样。

“哎呀,老王,你也来啦。”

“是呀,你看看我多年的饿驼背都好了,也没看病,就来这里吃了两顿饭就好了,太神奇了,所以我每个星期都会来这里搓一顿的。”

“是吗,不错不错,我身体没什么毛病,就是夫妻生活有些不协调,来这里吃了两顿饭,一到晚上就生龙活虎,现在我家娘们每天都逼着我来这里吃点饭,哪怕喝口水也是好的,哈哈哈。”

在随意楼的大厅随处都能听到这样的谈话,来这里吃过饭的都成了随意楼的活招牌,不用打广告,也不用请代言,来这里吃过的人都是代言人。

徐蔚蓝喜滋滋的在柜台收着钱,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董文芝?!”

徐蔚蓝走了过去,离得近了确定就是董文芝,但是董文芝现在的模样和之前相差甚远,不仅皮肤暗黄,而且还消瘦了很多,原本富含胶原蛋白的脸蛋现在便的又瘦又黄,和之前的大美女形象相差甚远。

“怎么了文芝,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把你搞成这个样子?!”

徐蔚蓝又惊又怒,连忙询问发生什么事,但董文芝好像在找什么人,一直四周张望,见徐蔚蓝一直问她,才定了定神看了看徐蔚蓝,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抱住徐蔚蓝就哭了起来。

徐蔚蓝把董文芝扶到二楼书房,安抚了好一会董文芝才停止了哭泣,这一哭似乎把她先前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了出来一般,而她刚停止哭泣就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,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喊着。

“楚云,我要找楚云,快帮我找楚云,有人要害他!”